待透化羽

圈名落羽 ,
一位超低产的家伙 (连头像都不想换。
常年吃北极圈冷cp的,
不杂食,认定以外的cp都雷,
透明文手系列,文野敦厨。
慎fo,你会失望的。


想成为以平淡无奇文字打动别人的人。

【芥敦】兄弟

1_时隔多月产出
2_信我我真的敦厨呜呜呜
3_be预警ooc预警




『离我远一点,中岛敦,我真的很讨厌你这副老好人的嘴脸,让我作呕,你这种人,不如消失。』

那一日,他和他摊牌把一直以来的情绪爆发出来,吐出了恶毒的谎言,他却还暂且不知。芥川龙之介转身离去了,把中岛敦留在了那个街道口,他没有回头,于人流里快步穿梭,他什么都无法思考,后果也无法想象。中岛敦站在原地攥紧双拳,紧咬下唇。他想着,也许是时候了,如果这是……你所希望的。他终于迈开脚步向前,一步一步都重的如同灌铅,这个故事要画上句号了。

故事的源头很远很远,讲述起来也许有点长,那么,用一个俗气词来开头好了。从前,有一对兄弟,哥哥有着黑发,两鬓则是白发,而弟弟有着白发,刘海里却留着一撮黑发。他们不被家人所看好,也不被世人所看好,负担不起的经济导致的抛弃结果,一直以来的流浪生活是两个人一起相依偎走过的。被抛弃的经历是他们心中的伤疤,除了彼此任何人都无法相信,两个小孩子可以做什么呢,只有乞讨罢了,只有哭泣而已,夜里的小巷子是如同家一般的地方,不知被谁抛弃的毛毯成为了他们的被子。两个人抱紧对方取暖以度过寒冷的夜,第二天的生活该怎样没有计划,仅仅是得过且过。白发孩子的笑容是支撑的唯一动力,那温暖的笑容是心中的救赎。这样能过多久啊,两个小孩子身材瘦小,营养不良,撑到现在的他们仿佛功德圆满倒下了,即使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呐喊着要活下去也没有人伸出援手,合上眼睛前一直这么想着。

他们身在哪里?白色的天花板,身上暖和的被子,身下软软的床,是天堂吗?

『呀~终于醒了呢,可是害我们担心好一阵。』

中岛敦是最先醒来的,紧接着带动了身旁的芥川龙之介一起,两个人一起看向这个并不认识的鸢发男人,他的手里端着两碗热乎乎的粥。两人对视一眼,即便不情愿可饥饿感却在体内不断叫嚣,他们吃下一口,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。道谢是最基本的礼仪,于是他们支支吾吾的,小声说着谢谢。这个带他们回来的男人名叫太宰治,除此之外还有一人中原中也,两人商量计划了收养这两个孩子,见死不救可不是他的做风,太宰治表示既然主要中也照顾他没有异议。

『那么欢迎你们哦,从今开始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。』

两个人笑着迎接了这两个孩子,被抛弃的滋味使他们犹豫着,最终中岛敦先伸出了手,紧接着芥川龙之介也,家这个字何其遥远,今天他们却拥有了,这是多么幸福啊。心中的感觉不断膨胀,爆发出来的,是流下的泪水,他们笑着也哭着。

也许该考虑一下未来的事了,两个孩子的年纪已然可以上小学了,买些学前教育书是好的选择。他们也不想让收养人失望,所以都努力去学习了,入学考试名列前茅是必然的。人生第一次产生了自豪感,听着收养人的夸奖,敦灿烂的笑了,芥川看着他笑了,便也浅浅勾起嘴角。他们是命运的共生体,无法分离,会一直一直在一起,毕竟是兄弟啊,他们彼此了解。那个时候,还是这么想的。

上初中的时候矛盾开始初显了,敦总是很努力,人也活泼开朗,交际圈逐步变大,看着榜上中岛敦的名字在他之前,他咬紧了下唇,回班从窗向下望,当年脏兮兮的小孩子成长为如今的少年,站在人群中间笑着,曾经温暖他的笑容,现在只感到了碍眼罢了。这份感情是什么呢,他还无法确认,一想到中岛敦改变了,快要远去,不停向前走着,心脏便像是窒息般难受。芥川龙之介以沉默来掩盖自己的情绪,放学路上中岛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就这样走回了家,向家人说着。

『我回来了。』

『欢迎回来。』

这么平凡的对话是以前不敢奢望的,考到了好成绩的两人理所当然被夸奖了,太宰治煽风点火说了一句,芥川也要努力赶上敦啊,可是哥哥呢。接着就被中原中也揍了,就算安慰说别在意,这句话也让芥川的感情被点燃了,他单方面确认了,这是嫉妒,他嫉妒他的弟弟,中岛敦。明明同样都努力了,明明是兄弟,哪有哥哥落在弟弟后面的道理,他是那么耀眼啊。芥川咬牙走进了房间,敦见不太妙也跟进去了,试图挑起话题没有回应,两人只能这么尴尬的待在房间里。从那天开始,交流断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开始了冷战,中岛敦无法理解,一直要很要好的,也很喜欢的哥哥,突然就再也不理他了,他很苦恼却不知道怎么做。芥川喜欢的红豆汤买来被回拒,想要再放学一起回家也被拒绝,到底该怎么办才好,向身边人求助也无济于事。被芥川冷落的感觉使中岛敦痛苦不已,再怎么迷茫也什么都没有改变,就这样持续着生活,平静如水的日常在高中起了波澜,中岛敦就这样陷落了。

校园欺凌的存在是广泛的,像中岛敦这样的老好人自然是被看上的好目标,无法还手只好一次又一次忍受挥在身上的拳头,众人讥笑着离去,留下他一人久久坐在这里,不知多久他站了起来,不能让家里人担心呢,看着已经变得脏兮兮的校服,还有白皙皮肤上的伤痕,笑着想该如何蒙混过关。中岛敦知道撒谎不是好事,但他也不想麻烦周围的人了,简单的贴了几个创口贴,给伤口上了药,第一次难免有些笨拙,上网查找过后才敢尝试,真不幸啊,正好跟芥川打上了照面。敦慌慌张张想要解释,芥川什么都没有过问,看着芥川的背影,他开口。

『拜托,不要说出去。』

一如既往的没有答复,芥川的确没有说出去,他作出了毫不关心的态度,就像中岛敦这个人怎样与他没有任何关系。长久的积累下来,暴力越发严重,中岛敦还是一声不吭忍受着,他觉得没关系的,至少不是别人来承受,如果他反抗了,还会有下一个受害者,所以他宁愿成为永远的那一个。生活还在持续,敦的学习开始退步了,在偌大的榜上寻找自己的名字,早已被挤出百名之外,在这之前很快就看到了芥川的名字,他由衷的想,不愧是哥哥啊真厉害呢。他对他说着祝贺的话,给他的只有冷冷一句。

『不需要。』

真无情啊不是吗,但这是自那头一次被回话了,中岛敦的惊喜大过了一切,身上隐隐作痛的伤口也感受不到了。于是他准备借着这个变化,想要跟芥川恢复到以前一样。情况就真的似他预想的一样,中岛敦在芥川身边的时间一点点变长了,这也是应该的,毕竟现在,班里已经没人敢跟他说话了,谁也不想被卷入欺凌,大家都是胆小鬼。本来一切都还好好的,往更好的方向发展着,可是那一天,压垮了中岛敦的一件事,是那么突然就发生了。

那不是两人的本意,只是机缘巧合,芥川就撞见了中岛敦的欺凌现场。

『哟,我记得你是这小子的哥哥吧,要不要来救救你弟弟?』

欺凌者大声笑着,中岛敦感觉这笑声如此刺耳,他闭上眼睛不敢去看,他想说让芥川不要过来,但不可否认,他的确想看芥川会怎么做。他的哥哥毫不留情地走了,留下丢脸的他,接着众人的暴行中岛敦也感受不到了。他记得,记得以前也有小孩子来欺负他,那个时候保护了他的,是芥川,现在历史重演,他的哥哥离他而去了。今日份结束,擦掉快要溢出的眼泪,他拍了拍衣服快步跑了起来,看到了拐角处的芥川龙之介,他叫住了他,笑着说。

『一起回去吧?』现在只有一次也好。

芥川龙之介看着中岛敦的笑容,内心一直以来积压的情绪冲了出来,你忍受了那么多欺负,被所有人孤立,曾经的夸奖也再没有,你为什么为什么,还笑的出来!芥川龙之介觉得自己很可笑,居然会嫉妒这样一个人,从中岛敦曾经的光辉不复存在后,嫉妒的感觉便消失了,看着围着自己转的中岛敦,他意外的感到了开心。看到中岛敦被欺凌,他为什么没有伸出援手,他不知道,就这样独断的认定为他还是很讨厌他,明明是自己的弟弟。开口说出的,是真实想法吗,他没有思考,等到后悔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

中岛敦自杀了,于楼顶坠下。

这是他想要的结果吗,不,不是,当然不是。红色与白色的交织充斥着他的脑子,刺激着他的神经,压迫着他的心脏,让他将这一幕永远铭记。久久无法冷静,浑浑噩噩,直到一切都结束,看到身旁的桌子上摆上了白花,他终于意识到,中岛敦离他而去了。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两人分散了,再也找不到对方,白发弟弟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,抛弃了哥哥独自逃走。想起了许多以前的事,那个时候中岛敦的笑容还是那般温暖的,他不讨厌,他很喜欢,可是再也见不到了。他嫉妒的不是中岛敦,而是周围的那些人,那个笑容原本只属于他一个人的,独占的感觉使他愉悦。毁掉了这一切的,还是他,意识到的时候也已经什么都挽回不了了。

『呐,你还在吗?』我想你了。
在哦。
他听不到。

End.

评论(2)

热度(32)